收藏本站 | 站内导航 | 网站地图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散文 > 郁达夫散文

郁达夫散文

郁达夫散文

    预言与历史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
      中国在每一次动乱的时候,总有许多预言——或者也可以说是谣言——出来,有的是古本的翻印,有的是无意识的梦呓。这次倭寇来侵,沪杭、平津、冀晋的妇孺老幼,无故遭难,非战斗死伤数点击阅读

    志摩在回忆里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      新诗传宇宙,竟尔乘风归去,同学同庚,老友如君先宿草。
      华表托精灵,何当化鹤重来,一生一死,深闺有妇赋招魂。
      这是我托杭州陈紫荷先生代作代写的一副挽志摩的挽联。陈先生点击阅读

    移家琐记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
      一
      “流水不腐”,这是中国人的俗话,“Stagnant Pond”,这是外国人形容固定的颓毁状态的一个名词。在一处羁住久了,精神上习惯上,自然会生出许多霉烂的斑点来。更何况洋场米点击阅读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1次


      周作人先生名其书斋曰“苦雨”,恰正与东坡的喜雨亭名相反。其实,北方的雨,却都可喜,因其难得之故。象今年那么大的水灾,也并不是雨多的必然结果;我们应该责备治河的人,不事先预点击阅读

    一个人在途上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      在东车站的长廊下和女人分开以后, 自家又剩了孤零丁的一个。 频年飘泊惯 的两口儿,这一回的离散, 倒也算不得甚么特别, 可是端午节那天, 龙儿刚死, 到这时候北京城里难已起了秋风,点击阅读

    一文一武的教训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
      中国在最近又接着了两位外国导师的教训,一位是文的,一位是武的。
      文的,当然是那位油嘴老翁萧伯纳。他在北平对新闻记者说:中国人的一种奇异的特性,是他们对一切外国人的那种点击阅读

    扬州旧梦寄语堂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    语堂兄:
      乱掷黄金买阿娇,穷来吴市再吹箫。
      箫声远渡江淮去,吹到扬州廿四桥。
      这是我在六七年前——记得是1928年的秋天,写那篇《感伤的行旅》时瞎唱出来的歪诗;那时候的点击阅读

    阳光广场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      阳光广场是个迷乱晕沉的地方。从亚北开发区长满黄金的地下轰然伸出两只巨手,胡乱抓下块天空,摩肩接踵的浮华就闻风而至,交融,缠绕,气喘吁吁,堆塑出风姿淋漓的现代宫殿。每次经过我点击阅读

    马缨花开的时候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      约莫到了夜半,觉得怎么也睡不着觉,于起来小便之后,放下玻璃溺器,就顺便走上了向南开着的窗口。把窗帷牵了一牵,低身钻了进去,上半身就象是三明治里的火腿,被夹在玻璃与窗帷的中间点击阅读

    日本的娼妇与文士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
      我们因为在日本住的日子长一点,所以平时交游的日本文士,也比较得多。以常识及平时的谈吐,修养,抱负来看,总以为文士是日本的优秀分子,文人的气节 ,判断力,正义感,当比一般人强点击阅读

    我承认是“失败了”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      期刊的读者中间,大约总有几位,把我近来发表的那篇《秋柳》读了的。昨天已经有一位朋友,向我提出抗议,说我这一篇东西,简直是在鼓吹游荡的风气,对于血气未定的青年,很多危险。我想点击阅读

    我撞上了秋天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      今夏漫长的炎热里,凌晨那段时间大概最舒服。就养成习惯,天一亮,铁定是早上
      四点半左右,就该我起床,或者入睡了。
      这是我的生活规律。
      但是昨晚睡得早,十一点左右。点击阅读

    怀鲁迅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      真是晴天的霹雳,在南台的宴会席上,忽而听到了鲁迅的死!
      发出了几通电报,会萃了一夜行李,第二天我就匆匆跳上了开往上海的轮船。
      二十二日上午十时船靠了岸,到家洗了一个澡,吞了两口饭,跑到胶州点击阅读

    立秋之夜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
      黝黑的天空里,明星如棋子似地散布在那里。比较狂猛的大风,在高处呜呜地响。马路上行人不多,但也不断。汽车过处,或天风落下来,阿斯法儿脱的路上,时时转起一阵黄沙。是穿着单衣觉点击阅读

    暴力与倾向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
      《明史》里有一段记载说:“燕王即位,铁铉被执,入见;背立庭中,正言不屈;割其耳鼻,终不回顾。成祖怒,脔其肉纳铉口,令啖,曰:‘甘乎?’厉声曰:‘忠臣之肉,有何不甘!’至死点击阅读

    灯蛾埋葬之夜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1次

      神经衰弱症,大约是因无聊的闲日子过了太多而起的。
      对于“生”的厌倦,确是促生这时髦病的一个病根;或者反过来说,如同发烧过后的人在嘴里所感味到的一种空淡,对人生的这一种空点击阅读

    敌我之间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
      因为从小的教育,是在敌国受的缘故,旅居十余年,其间自然有了不少的日本朋友。回国以后,在福州,上海,杭州等处闲居的中间,敌国的那些文武官吏,以及文人学者,来游中国,他们大抵点击阅读

    海上通信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      晚秋的太阳,只留下一金光,浮映在烟雾空蒙的西方海角。本来是黄色的海面被这夕照一烘,更加红艳得可怜了。从船尾望去,远远只见一排陆地的平岸,参差隐约的在那里对我点头。这一条陆地点击阅读

    暗夜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      什么什么?那些东西都不是我写的。我会写什么东西呢?近来怕得很,怕人提起我来。今天晚上风真大,怕江里又要翻掉几只船哩!啊,啊呀,怎么,电灯灭了?啊,来了,啊呀,又灭了。等一忽点击阅读

    巴掌厚的腊肉和巴掌大的蚊子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      什么地方先不管它。炉火烧得正旺,清香的青杠木不断往炉膛里扔,撩得慢慢一锅
      青杠菌不停在滚水里翻腾,泛出一股张扬的奶香。奶娃子闻见,叫了一声,当娘的就抱歉地对客人说,不好点击阅读

    “天凉好个秋”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      全先生的朋友说:中国是没有救药的了,但中国是有救药得很。季陶先生说:念佛拜忏,可以救国。介石先生说:长期抵抗,可以救国。行边会议的诸先生说:九国公约,国际联盟,可以救国。汉卿先生说:不抵抗,枕戈待点击阅读

    爱人,我的失眠让你落泪

    2018-10-19    阅读0次

      爱人,我的失眠让你落泪,这些泪水竟然落到了我们的故事里,让我胆战心惊,让我惶恐不安,让我在最深的夜晚,那些迷蒙的知觉中苟延残喘,只有孤灯和网络数字搀扶我飘荡的灵魂,那些灵魂点击阅读

散文分类导航
散文精选 -- 散文随笔 -- 抒情散文
爱情散文 -- 伤感散文 -- 哲理散文
心情散文 -- 亲情散文 -- 友情散文
校园散文 -- 议论散文 -- 朱自清散文
余秋雨散文 -- 林清玄散文 -- 张爱玲散文
鲁迅散文集 -- 毕淑敏散文 -- 汪曾祺散文
周国平散文 -- 冰心散文 -- 梁实秋散文
莫言散文 -- 迟子建散文 -- 丰子恺散文
席慕容散文 -- 张晓风散文 -- 季羡林散文
林语堂散文 -- 余光中散文 -- 老舍散文
张小娴散文 -- 古风散文 -- 龙应台散文
贾平凹散文 -- 沈从文散文 -- 徐志摩散文
简媜散文 -- 琦君散文 -- 郁达夫散文
史铁生散文 -- 杨朔散文 -- 汪国真散文
张抗抗散文 -- 生活随笔 -- 巴金散文
冯骥才散文 -- 郭沫若散文 -- 顾城散文
推荐散文阅读
最后更新
热门点击
  1. 灯蛾埋葬之夜
  2. “天凉好个秋”
  3. 爱人,我的失眠让你落泪
  4. 暗夜
  5. 巴掌厚的腊肉和巴掌大的蚊子
  6. 暴力与倾向
  7. 敌我之间
  8. 海上通信
  9. 怀鲁迅
随机散文阅读